你好!欢迎来到香港娱乐新闻网!

注册 登陆
当前位置:主页 >> 网红

阳光是生活的旋律

来源:香港娱乐新闻网 浏览数:0次查看 发布时间:2020-02-24 09:34:42

【导读】曾经,她以为,阳光是生活的旋律。只是那个夏天风云变幻。待一切平息后,天地只有厚重的静。厚重的静噢!女孩站在天空下,风撩拨着她的情绪,只是
曾经,她以为,阳光是生活的旋律。
只是那个夏天风云变幻。待一切平息后,天地只有厚重的静。厚重的静噢!女孩站在天空下,风撩拨着她的情绪,只是她真的烦着。她记忆里的天空是蓝色,朵朵白云似棉花糖,她一直想咬一口。而现在,是灰色的云,她不喜欢。
她流泪了。
以往她也流泪。那两个带给她晴天的人在意她的眼泪,所以她总是以此为武器。她的收获还不小呢。她想要的东西,他们都给她,没有任何要求。她想要的好话,他们都说给她听,没有任何不情愿。仿佛上辈子他们欠她的,而这辈子只为她而活着。只是为何只还了这么点债,就不理她了呢?
风吹过,带起风沙,她哭得更厉害了。


那个夏天的一个清晨,他们说去集市上去,让她好好待在家里,回来后给她糖。她相信他们。他们比天上的日、地上的河还有说服力呢!小小的心里满满的憧憬,憧憬里尽是温馨的甜蜜,是那个男子熬的麦芽糖,是那个女子织的棉花糖。她咬一口,唇醉了,牙软了。她是品到了他们的心吧!
只是日落了,天黑了。她倚着破旧的木门,眼光落在墙上被岁月剥落的痕迹,嘴里哼着那个女人教的古老歌谣:
唔听话啊,娘不理诶
唔车水来,禾唔长诶
哼了许久,她眼泪滑过鼻尖,打着转尔,滴落于地。月亮没有爬上树梢,女人没有喊她的名字,男人没有摸她的头发,天却调皮地眨了下眼,随即大吼一声。她很怕。可是那个女人不在,没有人帮她捂耳朵;那个男人不在,她开不了那盏昏黄的灯。
黑夜。闪电。雷声。泪水。
她用尽全身力气将门关上,吱呀的声音似冤魂的哀鸣。她在门后蹲下,企图拥抱温暖。温暖是空气吧?她抱不住。
她没有温暖。她很冷,瑟瑟发抖。


翌日天微微亮时,门被粗鲁推开。她在地上滚了几圈,檫破了一点皮。疼痛感让她惊醒过来。她好不容易才睡着。在梦里,那个男人回来了,那个女人,笑得很温柔。
她气恼地看着眼前这个人,不说话。
那是个浑身烟味的男人,是她心中那个男人的弟弟。她不喜欢他,那个女人也不喜欢他。他只会抽烟,只会赌钱。他依靠蛮力挣点钱,往往不够挥霍。
“他是来要钱的。”女孩想。
他来借了许多次,却没有还一次。
只是他为何哭了。他的眼泪很烫,滴在地上,嘶嘶响。他狠狠用手檫了檫眼睛,用力蹲在他身边。他摸着她的头,缓缓的。只是他很不温柔。
她不知所措,任由他粗糙的手在脸上磨砂。
“你爸妈去了。”他说着,声音很嘶哑。
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。他没有和她说过话。他的话很难懂。她倾其一生,也不想懂。


他带她离开了家。她随他离开了夏天。
她不想懂,可她还是懂了。浑身烟味的男人酒醉后的只言片语构就了一个画面:那个男人、 2那个女人被一辆八个轮子的东西撞到,鲜血飞溅。而肇事东西踏着轮子杨长而去。
他们睡在马路上,很狼狈,再也不起来了。
她又哭了。
那个男人说,爱哭的孩子会被疯子抓去,再也不能回来。但是她真的忍不住。她不怕疯子,不怕天黑,不怕鬼魂,只要他带着那个女人回来。
她在纸上画出那个男人的模样,憨憨的,有明媚的笑容。只是未及她好好看看,那个浑身烟味的男人就抢过她的纸,用火柴点燃,然后将烟放在火苗中。
她握紧了小拳头。她不喜欢他,可是只能依赖他。
这个男人养不活自己。她和他生活在一起,是两个人的折磨。他生锈许久的大脑在一个雨后的傍晚闪了灵光。他用一些钱去各村收了点旧书,然后在镇上摆了个摊子,让她守着。她默默点点头,算是应允了。


春去秋来,路边的书长了几丈,她也被岁月拔了十几厘米。偶尔路过街边的橱窗,她会打量自己。她是个大女孩了,会在意自己的外在了。
只是她只能缩在破旧的校服里,没有挺胸的日子。她不抱怨,因为校服都是好心人送的。
那个浑身烟味的男人脑子没有再开过光,一直浑浑噩噩地活着。没有女人愿意跟他,没有多少亲戚愿意和他往来。他们的生活拮据异常,温饱问题得不到解决。但他依然让她去摆摊卖书,即使挣不了钱。
他常常对她说:“女娃是用来疼的,不是用来使唤的。”
她不懂,只是眼中多了些许温柔。她想,他身上的烟味其实挺好闻的。


而这一季秋天,街上风肆虐,灰色空中凌乱地飘着些哀伤。
女孩在风中艰难地行走,几乎快被风卷上天空。她努力将自己缩进单薄的衣服里,只是都无法抱住风的温度。或许,风是没有温度的。
出门前,那个浑浑噩噩的男人拉着她的手,轻轻地说:“天气不好,风大,你别去了。”
她笑了。她觉得他的那双睡眼惺忪的眼睛很美丽,似乎镶上了明亮的宝石。
她明白他的好。每日为他洗衣时,衣服里浓浓的汗臭味出卖了他的颓唐;每次为他洗鞋子时,破旧的鞋里满满奋斗的味道。他变了。从那个夏天起就变了。只是时光淡去了变化的痕迹,只留下了芳香的烟草味。
她摇摇头,没有答应他。
他只是叹了口气,便缩进正厅的一个角落,抽起了烟。
她背上一个装满旧书的包裹,便往镇里赶。没有跟他道别。他说,不需要。
镇里离她的家不远,只有一公里。


短暂的路,她走了许久。待终于走至她那个位于一个角落的摊位时,她竟然出了点汗。
所幸,她没有摔倒,不用理会路人冷漠的目光。她也不能摔倒,因为这会丢了他的脸。
她小心翼翼地解开包裹,将书整整齐齐地放在摊位上。她知道不会有什么生意。她只是努力地完成他给她的任务。或许,他也是她依赖信仰的天、地。
不知等了多久,她终于候来了一位顾客——是位须发皆白,衣装整洁的男子。
“小姑娘,你好,我可以买下你全部的书吗?”男子慈祥地说。
“啊?”她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“呵呵。”男子笑了。很温暖的笑。
“我要买你全部的书!”男子重复了一遍。
她重重地点点头,口里吐不出只言片语。她心里很开心,只是那样的情绪里有太多的梦幻。曾经,她从梦幻里品味到钻心的疼痛。
“多少钱一本?”男子问她。
“书上有价格呢!”
男子听罢后,便点了点头,随即一本本地翻着。
真是奇怪!卖东西的不如买东西的积极。
她不怎么会算数。当男子递给她几张百元钞时,她小心翼翼地接过,却对少了多了没有概念。
男子说,这里共有 2本,有贵的,有便宜的,计三百元。她相信。
随后,男子将书放在他带来的旅行箱内。她看着那些许是可爱的书,小小的心里有些不舍。它们陪了她好久仂!
男子在合上箱子的刹那,捕获了她依恋的目光。男子笑了,似阳光一样。他从排列整齐的书里抽出一本,递给她。
她不解地看向这个男人。这个男子让她有太多的迷惑。
“送给你!好好读。“他说。
话落地,她伸出了手。她的手很好看,只是不干净,黑黑的,飘着一层难闻的味道。在触及书的刹那,她觉得书好重,也很温暖。她想说声谢谢,或者给他一个红鸡蛋,但她什么都没做。
男子轻轻摸了她的头,很温柔,然后离去了,没有回头。


完成任务了,她却不知干什么。怀揣着“巨额”财产,她也不敢去街上游荡。如果遇见坏人,她可招架不住。
回家好了,她想。
回家的路依旧不长,只是这次为何变短了?她不太懂。她只知道路边的野菊花开了,闲暇时,她就可以采摘回去,卖与村里最富的那家。一斤两块钱呢!
到了家门口,她听到屋子里不只有那个浑身烟味的男人,还有另一个男子——声音很熟悉。
她没有进去。她不想去打扰他们。
只是过不了多久,那个浑身烟味的男人把另一个男子赶了出来,嘴里喷着垃圾话,面容里满满的愤怒。另一个男子还想说什么,可是浑身烟味的男人一把拉过她,狠狠地将门关上,屋顶的瓦片发出低沉的哀鸣。
她惊恐地看着眼前气急的男人,不知说什么。她认识门外的男子,是他买去了她全部的书。
她从兜里淘出钱,递给浑身烟味的男人,想安抚他的情绪。可当他看到这些钱的时候,竟然哭了。
她不知所措。当浑身烟味的男人眼泪掉落在地的时候,泪珠划过了她的鼻尖。


那一个夜晚,浑身烟味的男人买了两个鸡蛋,煮给她吃。她很喜欢吃鸡蛋。鸡蛋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。
浑身烟味的男人看着她吃,只是看着,仿佛以后没机会似的。
“你认识今天下午那个人吗?”他说。
“他人很好的!买了我全部书。“
“那你愿意跟他去城里吗?”
听到此话,她惊讶地看着他。他是不要她了吗?
他只是摇摇头,然后笑了。不知为什么,她总以为那笑容是外面的风,没有温度。
他破例没有让她洗碗,破例帮她洗脚,破例坐在她床边,陪她度过夜的凄凉。
在她心中,夜一直是半夜山间公路上的鸣笛,有恐惧,有凄凉,有寒冷。
只是她还小吧!很快就忘却了身边的人,不再迷恋她曾经讨厌的烟草味。
她做了个美梦。她有了翅膀。她飞到高空,钻到棉花糖里,狠狠地咬了一口。


她不知睡了多久。等她醒来时,她看到的是宽敞明亮的房间。她在哪儿?她很迷惑。
她起了床。头昏昏沉沉的,似有千斤重。她是病了吗?
她拉开了房间的门,没有吱呀的声音。她看到了一个男人正在外面的房里坐着,嘴里吃着她从未吃过的东西。
男人看见了她,微笑着向她走来。她认识他,他是那个好人。
“来来来,吃早餐咯!”他温柔地说。
她任由他拉着她的手,穿过整洁的家具,以及这间屋子里她陌生的味道。
她想念烟草味。不喜欢这个味道。
“你叔叔去外面打工了,托我照顾你呢!”男子见她不开心,便摸着她的头,说。
“那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看着她期盼的眼神,男子有些许的嫉妒。但他温柔地说;“会回来看你的,如果你听话。”
她点点头,说:“我听话!”
男子递给她一杯牛奶,她乖巧地喝了下去。她觉得,味道好极了。

十一
她上学了。男子说,孩子都得念书。
她得了第一名。男子说,她叔明天来看她。
她上了初中。烟草味男人和男子一起送她去学校。
她考上高中。烟草味男人没有回来,她伤心地哭了。
十八岁那年,一直陪伴她身边的男人走了。走之前,他温柔慈祥地看着她,不言不语。
他只是一个企业的退休职工,无儿无女。她,是他唯一的亲人。
她懂了。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,她噙着泪花,哽咽地喊道:“爸!”
慈祥的男人哭了。这声”爸”他等了多少年!他无憾了。
他走的时候,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。

十二
那个烟草味的男人回来了。不,他一直没有离去。
她看着他,眼泪不知不觉地哭了。他老了,两鬓华发多了,背也陀了。他真是脑筋不开光,只知道做苦力!她想。
他买了许多东西给她,可她笑不出来。身边疼爱她的人都离去了,她很害怕他也会抛下他。他为她付出了这么多,她不想再尝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感觉。
他憨憨地笑着,问着那个慈祥男子的近况。她说,他走了。
他呆住了。不知说什么。
“叔。”她说,“你从来就没去打工对不对?你只是想要我过好一点的生活,而自己应对生活的拮据。”
他沉默了。他向来不善言辞。
“叔,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。他要我好好报答你。搬到这里来,和我一起住,好不好?我们是一家人,有事一起承担。”她说。
他哭了,像个孩子似的。
那个烟草味的男人其实一直很脆弱,所以不曾离开。

十三
她很幸福,可以天天闻到烟草的味道。
她大学毕业后,找到了一份好工作。她想过许多回报烟草味男人的途径,但都没有践行。她只是经常在家,那个憨厚的男人就满足了。
她依旧喜欢他身上的味道,以及那相片上即使凝固却温暖慈祥的笑容。
她想到了一首歌:
……我想念你的吻
和手指淡淡的烟草味道
记忆里曾被爱的味道

爱的味道,她曾品味,也会继续品味,并且会让身边的人品味到爱的味道。

共 4 4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阅读小说味道,似乎从字里行间闻到浓浓的烟草味,小女孩儿和叔叔相依为命,早已习惯和熟悉了他的味道。小说以平铺直叙的写作手法,写出小女孩儿父母出车祸双双西去。小女孩儿的叔叔讲她领走,与她艰难度日。叔叔为了生活弄了个书摊,让她去卖书。一天有个慈祥的伯伯去买书,要将书全部买去。结果小女孩儿赚了好几百元钱她不知道如何花这些钱,她要快点回家给叔叔。在到达家门口的时候,听见叔叔和人家吵,那个慈祥伯伯从家里出来。再后来一觉醒来,发现和伯伯在一起住,伯伯靠微薄的退休金供小女孩生活和读书,小女孩十八岁那年伯伯走了,她在他临终的时候终于喊他一声爸爸。叔叔和小女孩儿生活在一起,小女孩儿大学毕业后,依然和叔叔在一起。叔叔不求回报,只要能经常看见她就心满意足。小女孩儿失去父母命运低到极点,但有个好叔叔,遇见了好心的伯伯才让她成为有用之人,刚开始读小说的时候,还担心叔叔不务正业,把她卖了。还好,叔叔还算善良,好人一个。知恩图报,报答兄长的滋润之恩。好文。推荐欣赏。【编辑:木子花飘香】 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1209190012】
1 楼 文友: 2012-09-18 15:44:08 阅读小说味道,似乎从字里行间闻到浓浓的烟草味,小女孩儿和叔叔相依为命,早已习惯和熟悉了他的味道。小说以平铺直叙的写作手法,写出小女孩儿父母出车祸双双西去。小女孩儿的叔叔讲她领走,与她艰难度日。叔叔为了生活弄了个书摊,让她去卖书。一天有个慈祥的伯伯去买书,要将书全部买去。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,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。
2 楼 文友: 2012-09-18 15:44: 2 结果小女孩儿赚了好几百元钱她不知道如何花这些钱,她要快点回家给叔叔。在到达家门口的时候,听见叔叔和人家吵,那个慈祥伯伯从家里出来。再后来一觉醒来,发现和伯伯在一起住,伯伯靠微薄的退休金供小女孩生活和读书,小女孩十八岁那年伯伯走了,她在他临终的时候终于喊他一声爸爸。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,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。
 楼 文友: 2012-09-18 15:45: 2 叔叔和小女孩儿生活在一起,小女孩儿大学毕业后,依然和叔叔在一起。叔叔不去回报,只要能看见她就心满意足。小女孩儿失去父母命运低到极点,但有个好叔叔,遇见了好心的伯伯才让她称为有用之人,刚开始读小说的时候,还担心叔叔不务正业,把她卖了。还好,叔叔还算善良,好人一个。知恩图报,报答兄长的滋润之恩。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,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。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2-09-20 16:0 :50 辛苦了。喝茶。
4 楼 文友: 2012-09-18 15:46:02 问候作者,欢迎赐稿! 书写朴素淡雅的文字,飘香在心灵的沃土上。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药品
宝鸡牛皮癣医院地址
邢台治疗白癜风费用